<small id="f2pkf"><dfn id="f2pkf"></dfn></small>

  • <output id="f2pkf"></output>
    1. <mark id="f2pkf"><u id="f2pkf"><span id="f2pkf"></span></u></mark>

      如何樹立全民的法律信仰.doc

      1. 1、本文檔共3頁,可閱讀全部內容。
      2. 2、本文檔內容版權歸屬內容提供方,所產生的收益全部歸內容提供方所有。如果您對本文有版權爭議,可選擇認領,認領后既往收益都歸您。
      3. 3、本文檔由用戶上傳,本站不保證質量和數量令人滿意,可能有諸多瑕疵,付費之前,請仔細先通過免費閱讀內容等途徑辨別內容交易風險。如存在嚴重掛羊頭賣狗肉之情形,可聯系本站下載客服投訴處理。
      4. 文檔侵權舉報電話:19940600175。
      如何樹立全民的法律信仰   無論何種形態的社會,社會公眾總有一種精神上的信仰對象。如人類早期原始社會的圖騰信仰,奴隸或封建社會的上帝或神靈信仰、君主或權力信仰,近現代社會的主義信仰、領袖信仰或法律信仰、金錢信仰等等。人類對信仰對象的不同選擇,或基于人類知識的匱乏,或基于主權者的強制與偏私,或基于思想自由權利的行使與運用抑或基于社會文明的發展與社會進步等。在當代中國,信仰法律則是基于中華民族精神適時地創造性轉化的需要。而“中華民族精神以往是以倫理道德為主要價值取向,這種價值取向是與中國自給自足的自然經濟、農業文明相適應的,也是中國長期落后的根源之一”[1]。從本質上講,現代法治精神是理性化的人的精神,保障人、尊重人、頌揚人、贊美人、肯定人是近現代人權、法治的主流,當人的精神、人的價值普遍要求以價值法律化為價值取向時,法治精神、法的精神便成為一種民族精神和社會精神。   法律信仰作為法律觀念的一種高級形式,在法治現代化過程中具有重要意義,有學者已經指出了法律信仰是法治的精神要件。法治現代化是人的現代化,人的價值觀念、思維方式的現代化,因此法治現代化的真正的內在動因是樹立全民的法律信仰。它一般是指人們對于法律的一種尊崇敬仰的態度,是對自愿接受法律統治的一種信仰的姿態,一種大眾對于法律的忠誠,是對法律之下生活的德性的一種確信,表明人們愿意熱忱地投入到捍衛法律尊嚴和權威的斗爭中,并把參與這種斗爭視為自己的一個莊嚴的使命和責任。人們從對法律的服從和信仰中獲得了心靈的歸屬感和家園之感。   然而,令我們感到遺憾的是,我們一直強調并進行著作為法治物質要素的法律制度的建設,而較為忽視作為法治精神要素的法律信仰的培養;我們一直崇拜國家政權的強制與威懾,而較為忽視作為社會主體的主體性與自我意識,以及在此基礎上的對法律的自覺認同和尊重。因此,我們要從形成法律信仰的外在條件著手加強法律信仰的培養。所謂外在條件主要側重于主體以外其他社會主體。營造法律信仰的信仰氛圍和文化歷史背景、傳統以及對社會結構的制度性的合乎正義的資源配置與合理安排,尤其是在中國這樣一個缺乏法治傳統和法律信仰的國家,外在條件的好壞對信仰的產生、形成、鞏固顯得尤為重要。   一、制度的正義性配置   制度正義指的是社會基本結構的正義,包括社會制度、政治制度、法律制度、經濟制度的正義,這里指的制度正義主要指法律制度的正義。制度的正義性配置是指法律制度的各環節不僅體現著社會正義而且要確保社會正義的實現。法律資源的配置基于社會正義原則而使其合理安排,即由制度分配基本權利和義務、利益和負擔,并使之符合社會基本制度所追求的基本價值和遵循正義的原則。試就立法、執法、司法諸環節加以簡要剖析。立法代表了絕大多數人民的意志和利益,是社會正義的集中體現,但立法的膨脹化使立法在追求數量和速度的同時,忽視了法律的質量。這具體表現在:   一是法律的原則性強、彈性過大,操作性差甚至有的無法操作;二是中央立法與地立立法權限沖突,地方立法違反、對抗中央立法的現象仍有發生;三是立法程序不盡科學,缺乏完善的辯論制度,部門主義嚴重;四是立法技術水平不高,法律結構的規范性較差,內容上政治性、宣傳性和修辭性的詞語多,影響了法律的權威性和可操作性。   而法律出臺一旦成為國家單方的強制命令,就有可能使民眾喪失對其信任而只是一味消極地服從,從而弱化了民眾對法律的內心情感。如果“沒有了神圣淵源,也就沒有了永恒的有效性?!眻谭ㄊ菍崿F社會正義的重要環節,有法必依是執法的關鍵,執法必嚴是執法的基本要求,而現實中的最大問題已不是無法可依而是有法不依、執法不嚴的問題。這助長了人們對法律的“可有可無”的虛無主義觀念。而播下法律虛無主義的種子,必然結出法律不被信仰的果子。司法是實現社會正義的最有力、可靠的保護屏障,司法的公平、公正是社會穩定、生活有序和人民安居的基礎,凡不公正的司法對一個法治社會較之立法、執法正義的失落更為有害。   二、政府對法律的宣傳、倡導與推動   中國要走的法治之路不是西方漸進式的自下而上的而是由政府自上而下推進式的模式;其社會主體的權利意識和法意識的生成與擴張除了市場經濟的自身培育外,在很大程序上須仰仗政府對權利觀、法治觀的弘揚和推動。西方國家的權利觀念和法治傳統是在市場經濟“自然”發生過程中歷經數百年才逐漸演化而成的,中國不可能等到人們的權利意識和法治意識普遍形成的時候去著手建設法治,盡管中國現代法治的建立和發展需要時間,但不可能類似西方一樣吸納漸進型的法治模式。為了培養公民的權利意識和法意識,并進而形成法律信仰觀,只能靠政府由上而下對法律的普及、宣傳和推動工作,政府的“普法教育”即為典型的一種形式。通過此類形式達到對公民的法律知識的普及和灌輸,由此加速公民自身權利意識和法意識的生長,催使法律信仰的最終形成。   參考

      文檔評論(0)

      過河的卒子
      該用戶很懶,什么也沒介紹

      相關文檔

      相關課程推薦

      电子游戏平台